网站首页 国内资讯 国际视野 增绿举措 碧水行动 美丽中国 生态文明 绿色GDP 论坛
资源节约 创新发展 示范创建 地方故事 政策法规 生态科技 绿色产业 绿水青山剪影 视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绿色GDP > 农业

 
家住黄河边 吃上乡村旅游饭
加入时间:2022-09-23  来源:人民日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每当《我的祖国》旋律响起,无数中华儿女心头都会涌起对家乡的情、对祖国的爱。
  
  家乡的那条小河、那支溪水,与数不清的溪水河流一道,汇成祖国大江大河的浩浩荡荡。
  
  “千百年来,奔腾不息的黄河同长江一起,哺育着中华民族,孕育了中华文明。”
  
  “黄河、长江都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保护母亲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
  
  “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中办、国办印发《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
  
  江河奔涌,奏响新时代澎湃乐章。这十年,9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每一寸土地上变化的日新月异,汇聚成新时代中国的气象万千。
  
  喜迎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之际,本报记者分赴黄河边、长江畔和大运河沿岸,蹲点一个村庄,从时代的大江大河中撷取几朵浪花,从乡村巨变中细察新时代中国之变。
  
  从今天起,记者调查版推出“大江大河这十年,蹲点村庄看巨变”系列报道,首期报道带您走进黄河边的山东省高青县常家镇蓑衣樊村。
  
  蜿蜒万里的黄河,行至山东省淄博市高青县境内刘春家险工段,拐出一道弯,名为安澜湾。站在湾头,向南眺望,约一公里外,便是蓑衣樊村。
  
  置身黄河南岸,如在江南水乡。
  
  有“蓑衣水乡”之称的蓑衣樊村,三面环水,湿地连片,蒲苇满地,白鹭成群。
  
  村庄内外,游人如织,或乘船赏荷,环湖观景,或搬一马扎坐岸边垂钓,怡然自得。村民有的种稻养虾,有的给游客撑船划桨,还有的开民宿、农家乐……村党支部、村委会办公室的墙上,挂着近年来获得的“全国文明村”“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等牌匾,这些荣誉,这个小村庄过去连想也不敢想。
  
  10年前,蓑衣樊村还是贫困村,村集体经济收入几乎为零。村子沿黄而生,多次遭黄河侵袭,产生大片盐碱地,乡亲们庄稼收成寥寥,穷根难拔。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到扎实推动共同富裕……10年来,党中央的一项项重大决策部署在这个小村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乡亲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2年的不足2000元,增至2021年的约3万元,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小村蝶变,何以可能?记者蹲点蓑衣樊村一探究竟。
  
  “以前挨着黄河吃了不少苦,现在靠着黄河、更靠着党的好政策享上了福”
  
  沿着石砌巷道,来到村民卢金霞家。门口处,挂着“尚家宾馆”的牌子。往里走,一方庭院,干净敞亮,绿植点缀其中,令人赏心悦目。
  
  拐进一间客房,一床一柜一电视,陈设简单却干净温馨。一边与记者说话,卢金霞一边整理房间,“这不,刚送走一拨客人。”
  
  拾掇完,卢金霞与记者唠起嗑。说起33年前刚嫁到蓑衣樊村时,她“扑哧”一下乐了,调侃起当时的苦日子,“都说‘好女不嫁蓑衣樊’,我不信邪,偏来这穷疙瘩。嫁来前,心理有准备,但真过起日子,还是傻了眼。”
  
  结婚当天,卢金霞的婚房里摆着漂亮的新柜子、衣橱、沙发。第二天,她回了趟娘家,再赶回来,婚房里仅剩下一床被子、一台黑白电视机、一架缝纫机。“新家具去哪了?”卢金霞摆摆手,“四处借的,娶完媳妇,都还回去了呗。”
  
  那台缝纫机是卢金霞的嫁妆。在娘家时,村里有妇女靠着做裁缝赚钱,可到了蓑衣樊村,这活没了出路。“村民刚填饱肚子,哪有余钱添置新衣裳?”卢金霞说。
  
  家有两亩地,却没多少收成,卢金霞只好另谋营生。骑上一辆破旧自行车,驮起百斤麦子,跑到十几里外换馒头,“一斤麦子换一斤馒头,馒头驮回村,村民再用一斤一两麦子,换我一斤馒头。全家就靠着这一两两麦子,加上丈夫当瓦匠每天赚的7元5角钱过日子。”
  
  1990年,引黄济淄供水工程开工。由于黄河裹挟大量泥沙,淄博市在蓑衣樊村旧址西侧——引黄济淄工程进水口处建起了第一道沉沙池,用于澄清黄河水。随着时间推移,泥沙越淤越多,沉沙功能弱化,亟须建第二道沉沙池。
  
  蓑衣樊村旧址地势低洼,正适合改造为第二沉沙池。1993年,村子整体搬迁至现在的房台,紧邻第二沉沙池。原来村中2/3的土地成了沉沙池,耕地面积骤减。
  
  “守着半亩地,日子没出路。2011年,村里1570亩土地全部流转,每亩土地每年给村民600元流转费。”蓑衣樊村党支部书记司国营说。
  
  搬迁后,卢金霞家的两亩地,减成了六分七厘。她搞起养殖,可一年忙到头,兜里没进几个钱。后来,她学了门理发手艺,在村头开起理发店。
  
  土地流转后,青壮年纷纷外出务工,渐渐地,光顾理发店的顾客越来越少。2012年,卢金霞的丈夫因病去世。“那时生活难上加难,得靠娘家接济。”卢金霞说。
  
  “要说穷,当时不光她穷。全村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村集体收入几乎为零。”司国营接过话茬说,“好在当时党中央发出脱贫攻坚战动员令,咱蓑衣樊村也迎来转机。”
  
  2013年,蓑衣樊村被确定为贫困村。全村178户,其中贫困户50余户,卢金霞家便是其一。
  
  穷帽咋摘?2014年,淄博组织全市贫困村村民代表外出参观学习,蓑衣樊村党员、干部纷纷报名。
  
  “出去一看,大开眼界,看到许多村庄用好绿水青山,发展乡村旅游,都富了起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信了!”时任蓑衣樊村党支部书记刘树海说。
  
  外出参观学习归来,在村两委会议上,刘树海提出,蓑衣樊村也应试试乡村旅游这条路。
  
  “拿啥吸引人?”有人问。
  
  “咱村周围,湿地几千亩,芦苇荡成片。水就是咱发展乡村旅游的‘宝贝’。”刘树海说。
  
  刘树海所说的这片湿地,正是村子周边的沉沙池。2001年,引黄济淄供水工程建成通水,又新建了第三沉沙池,与第二沉沙池相连,形成了蓑衣樊村三面环绕沉沙池的格局。经过多年沉积,沉沙池水面衍生出4000余亩原生态湿地。
  
  2014年,高青县开发利用这片湿地,启动建设天鹅湖慢城湿地景区项目,蓑衣樊村成为景区重要组成部分,周边的桥梁、水工建筑物等按景观工程打造,景区与村庄的道路连通。
  
  2015年,一笔扶贫资金到账。“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探索对贫困人口实行资产收益扶持制度’,这让我们觉得把扶贫资金集中起来使用是个路子,用这笔资金买了3艘电动游船、5艘小型桨船。同时,县里加大宣传力度,把天鹅湖慢城湿地景区打出名声。”刘树海说,很快,一批又一批游客被吸引过来,蓑衣樊村的8艘游船动起来了。
  
  船来船往,一年间,村里挣了5万多元,年底拿给贫困户分红。“土地流转费加上贫困户分红,一共拿到2550元。随着游客渐多,理发店生意红火起来。”卢金霞说,“以前挨着黄河吃了不少苦,现在靠着黄河、更靠着党的好政策享上了福。”
  
  吃上乡村旅游饭,2015年底,蓑衣樊村脱贫出列,卢金霞也摘掉了贫困帽。
  
  游客引进来,怎么留下来?在村两委动员下,部分村民开起了农家乐和民宿。卢金霞考虑过这事:开农家乐,自己炒菜水平一般;开民宿,置办新床、桌子、柜子,样样得花钱,自己手头不宽裕。况且,光靠这片水搞旅游,能长久吗?一盘算,还得再观望观望。
  
  卢金霞犹豫着,但她的对门邻居黄新海敢想敢干,率先在村里开起农家乐。
  
  “生态环境治理,要算小账,更要算大账,这跟‘大河有水小河满’一个道理。光打小算盘,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临近晌午,记者循着菜香,走进对面黄新海的农家乐。
  
  一进门,只见他正推开缸子,抓起一条扑腾蹦跳的活鱼,清水洗净后,左手握鱼头,右手持菜刀,逆向刮去鱼鳞,动作娴熟,一气呵成。分拣好食材,热油下锅,不多会儿,一盘香喷喷的红烧鱼端上了桌。客人是一对夫妻,从城里开车来蓑衣樊村,就为了吃一口黄新海做的鱼。
  
  “正忙着,没顾上你们,别见怪。”给客人上完菜后,黄新海撩起围裙,擦了擦手,沏上一壶茶,不好意思地冲记者笑笑。
  
  听记者道明来意,黄新海思考半晌,打开话匣子。他当过村党支部书记,2011年卸任。在任那几年,领着乡亲们去开荒,苦没少吃,但仅靠开荒开出的那点地,大伙儿增收有限。
  
  卸任村党支部书记后,黄新海在村周边搭起棚,搞养殖。在他的带领下,全村有10多户跟着养起来。但露天养殖气味大,粪堆满地,人们路过,都得捏着鼻子绕道走。
  
  “咱村要搞乡村旅游,得拆养殖场。您也知道村集体没啥收入,先打个欠条,但请放心,村里一挣到钱,补偿款马上到位。”时任村委会主任司国营先找到黄新海。
  
  “搞乡村旅游,我双手赞成。但拆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养殖场,这事我不干。”黄新海一听便急了。
  
  谈过几次无果,司国营找到黄新海的叔叔,俩人带上一瓶酒,一同来做工作。“村里发展旅游,从长远看,是好事,村民都眼巴巴盼着。你不拆,影响的是整个村子的发展。”叔叔劝说道,“再说,你不光当过村干部,更是个老党员,本身肩上就有责任。邻里都爱跟着你干营生,不得给老百姓带个好头?”
  
  听到这,黄新海低下头,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虽说不当村党支部书记了,但还是老党员,咋能光顾自个儿?
  
  “实不相瞒,拆了养殖场,下一步干点啥营生,愁得很。”借着酒劲,黄新海道出心里话。
  
  “咱村计划上一批农家乐、民宿,你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厨,有一身好厨艺,何不搞个农家乐哩?”司国营支招。
  
  一拍即合,拆养殖场,开农家乐。
  
  “买什么餐桌、炊具,怎么经营,村里通通有指导。”黄新海说,很快,村里第一批民宿、农家乐开了起来,其中,农家乐有18家,民宿有14家。
  
  可没过多久,满怀憧憬的黄新海就受了挫,“农家乐刚开起来,村里正到处施工。游客们来了,一看到处都乱哄哄的,很快走了,没心思留下来吃饭。”
  
  原来,201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指导意见》。山东随即在全省开展大规模、全方位的农村人居环境治理改善,蓑衣樊村也不例外。
  
  此前的蓑衣樊村,出门泥洼路,门前有“三堆”:垃圾堆、柴火堆、杂物堆。村里转一圈,遍地污水沟。再看茅厕,一个土坑两块砖,蚊蝇成群臭味浓。作为沿黄村,不管是保护黄河还是发展旅游,改善村容村貌都势在必行。
  
  先清理门前“三堆”。“刚开始,部分村民不理解,我们党员、干部带头行动,村里建起了垃圾集中堆放点。”黄新海说,“‘三堆’不见了,门前变得干净敞亮。”
  
  清完垃圾,再完善基础设施。画标线、挖基槽、搬管道,村里开始铺设污水管网;整土坯、垫石子、浇水泥,道路硬化工程同步启动。与此同时,政府下拨资金,推进“厕所革命”。
  
  村庄环境在改善,周边湿地环境也在恢复。司国营介绍,湿地保护曾一度缺位,“沉沙池形成的原生态湿地,都是草,没有树。沙子沉得多了,积成一道道小沙丘,没有树的保护,遇上大风,就沙土漫天。渐渐地,鸟儿也都飞走了。”
  
  2014年,依托天鹅湖慢城湿地景区建设,高青县对湿地实施造林绿化、工程固沙。裸露的沙丘渐渐变得绿意盎然,景区绿化率达到85%以上。
  
  水清景美,鸟儿回来了,重新安了家,县里在此建起观鸟平台和野生动物救助站。如今,这里成为震旦鸦雀、天鹅、中华秋沙鸭等珍稀鸟类的重要栖息地。
  
  不过,环境治理有个过程。“当时农家乐生意受影响,有点不想干了。”黄新海一度打了退堂鼓。
  
  “困难是暂时的,等整治好环境,一切都会好转。”司国营鼓励他。村两委也在想办法,持续加大宣传力度,并帮着农家乐、民宿联系生意。
  
  2016年,蓑衣樊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天鹅湖慢城湿地风景更加宜人,到村住宿、吃饭的游客越来越多。每逢节假日,黄新海农家乐小院里坐得满满当当。有时,老两口忙不过来,还把女儿、女婿请回来帮忙。
  
  “生态环境治理,要算小账,更要算大账,这跟‘大河有水小河满’一个道理。光打小算盘,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回首这几年,黄新海深有感触。
  
  “哥,你这农家乐不孬哩!”瞧着对门生意火爆,卢金霞眼热了。
  
  “还行还行,一年赚个七八万。”黄新海说。
  
  “七八万?!”卢金霞瞪大眼,心底盘算:现在干,应该还来得及!
  
  在村两委的指导下,她把家里几间房改成民宿,安置了10个床位。2018年国庆节开业当天,就有8名客人入住。
  
  那天,黄新海也来道贺,帮她点燃一挂鞭炮。如今,全村农家乐增至24户,民宿增至34家。
  
  “黄河岸边的好风光,如今成为乡亲们的‘聚宝盆’。我们村先吃上了乡村旅游饭,还要带着周边村庄一起走好这条路”
  
  夜宿卢金霞家的民宿,第二天一早,记者踏上观光车,向西驶去。
  
  眼前两片水稻田。“左手边田里养虾,右手边养蟹。”停下车,司国营一边走一边介绍,“这里以前是一片盐碱地,2011年村里把这片地承包给一家公司经营。前些年纯种水稻,这两年开始探索‘稻蟹共生’‘稻虾共养’。”
  
  “有啥特别之处?”
  
  “这里面可蕴含着生态大文章呢。这些年,从上到下都这么关心黄河,咱守着母亲河,更得保护好她。”司国营解释道,“水稻与虾、蟹互利共生,虾、蟹能清除稻田杂草、吃掉害虫,排泄物还能肥田,水稻又为虾、蟹提供天然饵料和栖息条件。这种绿色种养模式,无农药、无化肥、无污染。”
  
  “效益咋样?”
  
  “原先,一斤大米卖2元5角,现在的蟹田米一斤卖到8到12元,加上虾、蟹,一亩地每年能赚四五千元。”司国营把账算得清。
  
  稻田效益提上去,老百姓拿到的土地流转费也更多。“老百姓腰包鼓了,但村集体经济依然不强。”司国营说,2017年自己任村党支部书记后,首先考虑的就是如何带动村集体增收,并决定由党支部领办合作社。
  
  随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山东省奋力推进黄河文化旅游带建设,天鹅湖慢城湿地景区新建了生态廊道、亲水栈道等设施以及黄河风情博物馆等黄河文化主题展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司国营说,2020年,村党支部领办的高青蓑衣渔乡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投资近20万元,建起游船码头1处,购置游船9艘。后来,又买了15辆观光自行车,着力打造休闲垂钓、湿地泛舟、沿湖骑行等项目。
  
  当年年底,村里召开第一次分红大会。那天,村广场上置了两张小桌,上面放着一捆捆现金;小桌旁,垛着一袋袋大米,摆着一桶桶食用油。村民们排起长长的队伍,个个喜笑颜开。
  
  卢金霞、黄新海都是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的首批入股村民。他们举着“社员分红2000元”的牌子,喜滋滋地拍了照。“村集体分红,家家户户都有份,每人能领200元,再加一桶油、一袋米。作为入股村民,俺们还能再领到2000元分红。”卢金霞说。
  
  去年,合作社又吸纳15名村民入股,投资20余万元,建成一家特色餐饮店,推出黄河岸边特色菜。“预计今年合作社总收入80万元,可增加村集体收入30万元。”司国营说,“黄河岸边的好风光,如今成为乡亲们的‘聚宝盆’。我们村先吃上了乡村旅游饭,还要带着周边村庄一起走好这条路。”
  
  蓑衣樊村东头,建有一排小屋,置有一块门牌,上写“蓑衣水乡精品驿站”。走进屋内,只见货架上摆满商品,有蟹田米、荷叶茶、草编帽……
  
  常家镇副镇长刘海超走上前,随手拿起一袋米介绍:“在这家精品驿站,你能买到周边7个村的产品。比如说这袋米,来自说约李村。”
  
  刘海超说,黄河在常家镇过境13.8公里,沿黄河有7个村。“以前各村都是‘各刷自家锅’。蓑衣樊村强起来了,但它的南邻——说约李村,还是县里的软弱涣散村。”
  
  “咱这7个村,地域相邻,产业相近,可以成立联村党委,靠着周边景区,抱团搞旅游。”刘海超给7个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做思想工作。
  
  7个村中,蓑衣樊村名号响,发展势头好,连片发展,要用好蓑衣樊村这张名片。2020年6月,高青县首个联村党委——蓑衣樊联村党委成立了。
  
  开展以强带弱,打造“一村一品”,建设“乡村记忆”馆,将沿黄村风景串成线……蓑衣樊联村党委成立以来,动作连连。
  
  去年,司国营发现,来村游客中,有不少人打听附近哪有采摘的地方。村民摇摇头,游客只好把车开到几十公里外,那里有大片采摘园。
  
  司国营将这个问题反映给了刘海超:“咱们能不能搞采摘?”
  
  喊上7个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刘海超将专家请进村。察看土质和场地,最终将采摘园选在了刘春家村,这里有一片闲置地,土质改良后,适合种瓜果。
  
  “按照规划,春种西瓜,夏收鲜桃,秋结葡萄,冬摘西红柿,大棚不闲着,一年四季都能采摘。”刘海超笑道,“明年‘五一’,正式开园。到时候,从慢城湿地游完船,到蓑衣樊村吃农家乐,赴说约李村品稻米,再来刘春家村体验采摘。行走黄河沿线,村村是风景。”
  
  “山东省全力推进黄河文化旅游带建设,沿黄地区已有1800多个村庄走上乡村旅游之路。”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王磊说,2021年,全省沿黄地区乡村旅游接待1.88亿人次,实现消费897.7亿元。(本报记者徐锦庚 李蕊)
  
  
[林业] 江西贵溪市拓展林地绿效益
[林业] 2021中国林草资源及生态状况
[旅游] 赓续红色血脉 彰显生态之美
[农业] 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
[旅游] 森林城市见证好生态
[林业] 守好最北生态屏障
[旅游] 2022长白山之冬十条精品线路
[林业] 五部门联合发文巩固退耕还林还草
摸清生态家底 守护绿水青山
全力建设践行两山理念试验区
云南昆明:源头治理 水清岸绿
武汉蔡甸以绿水青山高筑生态城
广西擦亮山清水秀生态美金字招牌
加强秸秆利用的政策引导
贵州剑河县循环利用 粪污变资源
秸秆变废为宝仍任重道远
讲排场之风当休 餐饮企业应引导
生物质能源化利用 助力双碳目标
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单公布吉林8地入选
减超五成 彰显美丽中国绿色本底
让祖国天更蓝 山更绿 水更清
这十年 美丽的中国
水清岸绿 城市更美丽
  关于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投稿征集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 吉ICP备05008513号 网站备案证明 站长统计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吉林省节约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节约网 吉ICP备05008513号-24